初七

直到世界的尽头

台风雨夜中

最近有台风,今晚开始大雨倾盆
我因为不好容易做好了简历
顶着大油头出去吃了麻辣烫
再回来看做好的简历
感觉像一坨shi
但是已经不想去改了

刷朋友圈看到他在加班
12左右点发的状态
第一反应还是担心他
打开电话簿看到他的电话号码
过了一会儿屏幕暗下去了
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夜和大雨
终究只是叹了口气而已

但愿下份工作我能有心力去做

晚上又开始下大雨
我走在雨中
耳机里放着 傻子 这首歌

今晚跟人喝了点酒
晕乎乎的
想到一些幸福又痛苦的回忆
心里很难受

一年多了
你还是我的痛处
我想要与你无关的痛苦
和与你有关的幸福

我还是很喜欢你

又哭了
哭到头疼
原因很混乱
被家里人逼着相亲
又催促着我赶紧找工作
然后又犯蠢地去看以前跟他的聊天记录
越看越揪心……

原本去看聊天记录是想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的
因为……以前很颓的时候他只要找我谈话
我就能振作起来,效果立竿见影

他,不仅是我一直爱慕的人
也是我人生路上的灯塔
以前总以为我只要跟着他的光走就行了
哪怕只能一直远远地观望着

后来
后来的种种
让我没法再去轻易打扰他
他的光芒不再属于我
我在角落里
他也在刻意避开我

我知道我不能再去奢望他来鼓励我安慰我
我也没可能再去依赖他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强大坚定的人
于是我开始自己假想他跟我说话聊天
假想他给我温暖的鼓励
假想他喊我的名字
假想他在我身边
……

我为自己的懦弱感到可笑
我甚至觉得自己这...

现在的自己
到底在期待什么呢
真可笑

反正
也没人想真正的跟我在一起

都是骗子

不回来这个城市还好
一回来又开始满脑子都是他
忘记一个人好难
却也简单
只要不在一个城市就好了
彻底斩断还想见面的心思
即便在一个城市也不会再见面了
可还是会心存侥幸
或者
开始新的恋情
只是
没有新的人
能住进我心里的人
只有他

前些天还说愿赌服输要忘了他得
现在还不是自己打脸了

还是没有办法对他的世界我再也没法参与这点释怀
其实,还是我想要自私的占有他…

没可能了没可能了
我只能在暗夜里喜欢他

雨夜中

胃痛
好痛
痛到我眼角湿润

以后不能喝冰的喝的那么急
年纪大了啊
什么都要慢慢来了

胃痛……

家里的夏天
是很温柔得热

傍晚的风偷听树叶间的私语
无名的鸟儿在天空上留下翅膀的痕迹

下雨让夜变得更柔软
明天的航班会因为大雨而耽搁吗?

我捧着一个西瓜
问妈妈
要不要吃

你还好吗

连续好多天都在练车场……
今天终于还是觉得不舒服了
应该是发烧了
整个人头昏脑涨
腿脚酸软

而我只能在地铁上强撑着
生病不舒服的时候
我也想哭着撒娇啊
只不过没有撒娇的对象而已

只能抹开眼角的泪
祈祷地铁开快点
空调没那么冷

午后

大雨

打雷又闪电

猫在床底下的行李箱上趴着

我刚洗完头

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肩上

等下还要出门去签离职


下雨的时候

会想起一些往事

呐,已经是往事了呢

昨晚阿狗说,林宥嘉也唱了成全哦

我问为啥要专门跟我说啊

他说以前听你和部长都哼过

啊,那个时候啊

那个时候我很喜欢这首歌

然后经常哼

后来他问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唱的是啥

说着就打开了音乐搜索的APP

后来我告诉了他歌名

所以才会在那段时间他也会哼一下吧

回忆总是美妙


只不过如今我们如今都在现实里

因为

他已经离我很远很远了

今晚又喝酒了

我也终于离开了
呆了四年的公司

还是会难过
尽管我已经非常慎重用力的告别了

以后再也遇不到这些好同事们了
再见
再见

去年今日
也没什么特别的

是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

只有自己记得
只剩自己一个

难过伤心痛苦
反正都习惯了

他已经
不在乎了

我还在可笑的
翻看回忆

腿撞到桌角
痛到我流泪
真的好痛……

昨晚又做梦了

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


梦见我去了他现在在的公司工作

梦见了他的同事,我们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虽然又在一起工作了

但是很明显的感受到无法再与他并肩

只能是遥远的看着


不清楚为什么会梦到这个场景

可能是昨天看到了前同事在群里发了他的照片的原因吧

然后梦里就把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展现出来了

每当别人说你离职了应该就是去他那里的时候

我都是很坚决的否定,不去,不会去的

但其实心里确实是很想跟他一起工作的

不管是在哪里,都想跟他一起的啊

因为只有他才能激起我身体里那种隐秘的勇气和冲动

只有他三言两语就能让我从丧气中又变得有活力

只有...

他其实没那么忙
只是不想见你
即便是一群人的聚会

我很安静不打扰
我会学着放弃

感冒了
难受

别努力了
人家根本不想看到你

装了空调以后什么都好
就是冷风吹到皮肤上
让人感觉有点孤独

想要被拥抱
好像这么说挺矫情的

可能是不够忙
不够累
才会在分开这么久以后
还在想他
想一个现在不管在哪方面都离我很遥远的人

我得要多努力才能让他再看到我
……

电脑卡住,起身去窗台,看到窗外落起了雨。

胃痛一整天…
好难受

讲个PPT ,好累…
嗓子都要冒烟儿了
脑力活动其实是个体力活

喝口酒不容易

晚上七点半的天空
我开了一瓶酒
愿今夜有梦还有你

一直以为他已经不用INS了……
但没想到今天看到他发了新动态
那也就是说我之前发的那些东西他都看到了啊
不知道他看到会怎么想我
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哎,以后还是来这里说话吧
他应该是不会再来这里了

想他

想起来几件事:

他烫过头发,但因为人胖就显得头大,啊哈哈,但还是好看的。


去年的大年二十九我趴在他桌子上,他边打电话一边轻轻摸了我耳边的头发,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那个时候哪敢多想。


他笑起来特别像个孩子,有时候的状态也是。他的眼睛黑眼球与眼白的比例差不多以至于更像孩子了。


第一次提离职的时候是周末晚上十一点多,微信刚发过去他就打电话过来了,说了好多好多话一直到凌晨一点。我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因为语无伦次和有点结巴。然后中间我听的很困,他问“你还有在听吗,是不是睡着了”那应该是15年的事情了。


第二次提离职,他微信上语气很无奈的回复了我一句,就让我早点睡了。再后来,就有了...

2018-04-09 /  标签 : 少年1号  

来吃螺蛳粉
店里面放的每一首歌都很扎心
感觉全世界都在伤害我

跟老板聊了一上午离职的事情
回想一下
现在心情很复杂

跟老板在微信上说要离职的事情
他的一句“我明白你要走的真正原因”
就让我泪崩了
……

还是好难过
好难过

上一页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