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直到世界的尽头

明知道不管睡多晚都不会有人找我

可还是放不下手机

也曾受宠若惊的享有过一小段睡前晚安的时刻

现在即便没有这种待遇

也不甘心就这么睡觉


无人可道晚安

想要找人说说话

不用管那些话是不是合理

是不是幼稚

是不是有逻辑

是不是偏激

是不是丧气

是不是降低品味

……


大概不会有人想听以上那些话吧

所以还是只能对着猫说

对着空气说

可是人类

是一种需要回应的生物

我以为累到不行的时候
我能倒头就睡
不管其它任何事情
可我在闭上眼睛入睡前清醒的那段时间里
还是会想到你

因为太累
所以想要被安慰

不间断的下雨天
多想你能在身边

又见雨夜

今天下午开始
电闪雷鸣
现在外面还在下雨

新工作还不是很适应
感觉很难,无从下手
自己对目前的工作一无所知
预见未来会有无数个加班的晚上

偌大的城市
拥挤的人群
渺小的我

想要有人在身边

熟悉的地方
熟悉的海风
只是马上又要离开了

现在在
酒店里
一个人
大房间
空旷
寂寥

今天科目二补考通过了
还是很开心激动的
毕竟上一次挂了
所以这次就很谨慎

虽然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还是想有人能分享
想有除了教练想立马让他知道的人
可是找不到

好像也没什么可叹气的
我的身边从来就没有
可以让我随时随地去联系他不用顾及其它事情的人啊

我还是
一个人
自娱自乐吧

想扑进一朵云里
想被柔软拥抱

见你

昨晚跟人喝了一瓶啤酒
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今天早上又醒的很早
心跳非常快

感觉身体真的大不如从前
我可能真的要戒酒了

自从那个像大雨一样的人来过以后
我的心像是春天里疯长的野草一般

只是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的我了

现在的我怯懦、不求上进
只想缩在壳里
过平静的生活

昨晚真的像梦一样
在我以为又是一个平淡的晚上的时候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但他就是这样出现了
让我波澜不惊的生活里
又起涟漪

但我知道
这涟漪波纹荡漾完以后
还是会恢复平静的

如果可以的话
谁不想难过的时候
能一头扎进温暖的怀抱呢

谁不想被鼓励被安慰
谁不想呢
反正我是渴望的

只不过是
根本没有罢了

失败的自己

空调在打呼

空调吹出风的声音
很像在打呼噜

一个人待久了
没有社交
没有工作
没人说话
情绪很容易失控

我惶恐的
不安的
难过的
那些事情
无人知晓
也没人在意

希望明天晚点到
这样我也不用反复感慨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焦虑
从凌晨三点醒过来看着天从暗到明
不想面对新的一天

台风雨夜中

最近有台风,今晚开始大雨倾盆
我因为不好容易做好了简历
顶着大油头出去吃了麻辣烫
再回来看做好的简历
感觉像一坨shi
但是已经不想去改了

刷朋友圈看到他在加班
12左右点发的状态
第一反应还是担心他
打开电话簿看到他的电话号码
过了一会儿屏幕暗下去了
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夜和大雨
终究只是叹了口气而已

但愿下份工作我能有心力去做

晚上又开始下大雨
我走在雨中
耳机里放着 傻子 这首歌

今晚跟人喝了点酒
晕乎乎的
想到一些幸福又痛苦的回忆
心里很难受

一年多了
你还是我的痛处
我想要与你无关的痛苦
和与你有关的幸福

我还是很喜欢你

又哭了
哭到头疼
原因很混乱
被家里人逼着相亲
又催促着我赶紧找工作
然后又犯蠢地去看以前跟他的聊天记录
越看越揪心……

原本去看聊天记录是想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的
因为……以前很颓的时候他只要找我谈话
我就能振作起来,效果立竿见影

他,不仅是我一直爱慕的人
也是我人生路上的灯塔
以前总以为我只要跟着他的光走就行了
哪怕只能一直远远地观望着

后来
后来的种种
让我没法再去轻易打扰他
他的光芒不再属于我
我在角落里
他也在刻意避开我

我知道我不能再去奢望他来鼓励我安慰我
我也没可能再去依赖他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强大坚定的人
于是我开始自己假想他跟我说话聊天
假想他给我温暖的鼓励
假想他喊我的名字
假想他在我身边
……

我为自己的懦弱感到可笑
我甚至觉得自己这...

现在的自己
到底在期待什么呢
真可笑

反正
也没人想真正的跟我在一起

都是骗子

不回来这个城市还好
一回来又开始满脑子都是他
忘记一个人好难
却也简单
只要不在一个城市就好了
彻底斩断还想见面的心思
即便在一个城市也不会再见面了
可还是会心存侥幸
或者
开始新的恋情
只是
没有新的人
能住进我心里的人
只有他

前些天还说愿赌服输要忘了他得
现在还不是自己打脸了

还是没有办法对他的世界我再也没法参与这点释怀
其实,还是我想要自私的占有他…

没可能了没可能了
我只能在暗夜里喜欢他

雨夜中

胃痛
好痛
痛到我眼角湿润

以后不能喝冰的喝的那么急
年纪大了啊
什么都要慢慢来了

胃痛……

家里的夏天
是很温柔得热

傍晚的风偷听树叶间的私语
无名的鸟儿在天空上留下翅膀的痕迹

下雨让夜变得更柔软
明天的航班会因为大雨而耽搁吗?

我捧着一个西瓜
问妈妈
要不要吃

你还好吗

连续好多天都在练车场……
今天终于还是觉得不舒服了
应该是发烧了
整个人头昏脑涨
腿脚酸软

而我只能在地铁上强撑着
生病不舒服的时候
我也想哭着撒娇啊
只不过没有撒娇的对象而已

只能抹开眼角的泪
祈祷地铁开快点
空调没那么冷

午后

大雨

打雷又闪电

猫在床底下的行李箱上趴着

我刚洗完头

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肩上

等下还要出门去签离职


下雨的时候

会想起一些往事

呐,已经是往事了呢

昨晚阿狗说,林宥嘉也唱了成全哦

我问为啥要专门跟我说啊

他说以前听你和部长都哼过

啊,那个时候啊

那个时候我很喜欢这首歌

然后经常哼

后来他问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唱的是啥

说着就打开了音乐搜索的APP

后来我告诉了他歌名

所以才会在那段时间他也会哼一下吧

回忆总是美妙


只不过如今我们如今都在现实里

因为

他已经离我很远很远了

今晚又喝酒了

我也终于离开了
呆了四年的公司

还是会难过
尽管我已经非常慎重用力的告别了

以后再也遇不到这些好同事们了
再见
再见

去年今日
也没什么特别的

是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

只有自己记得
只剩自己一个

难过伤心痛苦
反正都习惯了

他已经
不在乎了

我还在可笑的
翻看回忆

腿撞到桌角
痛到我流泪
真的好痛……

昨晚又做梦了

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


梦见我去了他现在在的公司工作

梦见了他的同事,我们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虽然又在一起工作了

但是很明显的感受到无法再与他并肩

只能是遥远的看着


不清楚为什么会梦到这个场景

可能是昨天看到了前同事在群里发了他的照片的原因吧

然后梦里就把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展现出来了

每当别人说你离职了应该就是去他那里的时候

我都是很坚决的否定,不去,不会去的

但其实心里确实是很想跟他一起工作的

不管是在哪里,都想跟他一起的啊

因为只有他才能激起我身体里那种隐秘的勇气和冲动

只有他三言两语就能让我从丧气中又变得有活力

只有...

上一页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