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我在等你

我看到

不再流动的水面

又起了涟漪

好累

好想一头扎进谁的怀里

太累了…

我总是在问自己:

究竟要多努力,才能看到你眼里的世界。

梦一夜

也许是因为久违的重逢

也许因为他递给我一杯酒

梦里出现的错觉让我以为是真的

醒来无力感在身体各处蔓延


但能见面还是开心的

尽管看到了如此之多的难过的场景


我啊

一生所求不多

却永远求而不得


加班累+天气反常=发烧


好难受,

早知道就请假了


加班到现在

想你

一旦晚上睡不好

早上就会心跳加速

太难受了…

下午作死喝了杯奶茶

到现在快三点睡不着…

以后再也不喝了

心里想,算了吧,别去回头看了

他当时也许只是一时兴起

都过去这么久了

怎么还能这样频繁的沉浸在回忆里呢


要向前看啊

要打起精神来啊

别这样沉沦了

反正他也不会在意

没有人会在意

自己要善待自己啊

就算只能一直一个人

也不能总是丧气啊


毕竟没人能替自己活着啊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故事里,我最喜欢你"

感冒鼻塞

很难受

很窒息

梦见

早上醒来,又梦见1号了

从未如此频繁而稳定的梦见一个人


晚上找东西,找到个本子

打开看,里面夹了好多张纸

上面写着类似的句子

是当时给他写的那首诗

那首我说等你到十点的诗


写了好多张草稿呢

握笔的手在颤抖

这个画面我还记得

总觉得这一遍写的不够好

又重新写一遍

点点滴滴的细节

我都还记得很清楚


可是记得又如何

一年多了

还是忘了吧

那终究是一段心甘情愿被伤害的故事


人生苦短

何必念念不忘

明知道不管睡多晚都不会有人找我

可还是放不下手机

也曾受宠若惊的享有过一小段睡前晚安的时刻

现在即便没有这种待遇

也不甘心就这么睡觉


无人可道晚安

想要找人说说话

不用管那些话是不是合理

是不是幼稚

是不是有逻辑

是不是偏激

是不是丧气

是不是降低品味

……


大概不会有人想听以上那些话吧

所以还是只能对着猫说

对着空气说

可是人类

是一种需要回应的生物

我以为累到不行的时候
我能倒头就睡
不管其它任何事情
可我在闭上眼睛入睡前清醒的那段时间里
还是会想到你

因为太累
所以想要被安慰

不间断的下雨天
多想你能在身边

又见雨夜

今天下午开始
电闪雷鸣
现在外面还在下雨

新工作还不是很适应
感觉很难,无从下手
自己对目前的工作一无所知
预见未来会有无数个加班的晚上

偌大的城市
拥挤的人群
渺小的我

想要有人在身边

熟悉的地方
熟悉的海风
只是马上又要离开了

现在在
酒店里
一个人
大房间
空旷
寂寥

今天科目二补考通过了
还是很开心激动的
毕竟上一次挂了
所以这次就很谨慎

虽然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还是想有人能分享
想有除了教练想立马让他知道的人
可是找不到

好像也没什么可叹气的
我的身边从来就没有
可以让我随时随地去联系他不用顾及其它事情的人啊

我还是
一个人
自娱自乐吧

想扑进一朵云里
想被柔软拥抱

见你

昨晚跟人喝了一瓶啤酒
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今天早上又醒的很早
心跳非常快

感觉身体真的大不如从前
我可能真的要戒酒了

自从那个像大雨一样的人来过以后
我的心像是春天里疯长的野草一般

只是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的我了

现在的我怯懦、不求上进
只想缩在壳里
过平静的生活

昨晚真的像梦一样
在我以为又是一个平淡的晚上的时候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但他就是这样出现了
让我波澜不惊的生活里
又起涟漪

但我知道
这涟漪波纹荡漾完以后
还是会恢复平静的

如果可以的话
谁不想难过的时候
能一头扎进温暖的怀抱呢

谁不想被鼓励被安慰
谁不想呢
反正我是渴望的

只不过是
根本没有罢了

失败的自己

空调在打呼

空调吹出风的声音
很像在打呼噜

一个人待久了
没有社交
没有工作
没人说话
情绪很容易失控

我惶恐的
不安的
难过的
那些事情
无人知晓
也没人在意

希望明天晚点到
这样我也不用反复感慨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焦虑
从凌晨三点醒过来看着天从暗到明
不想面对新的一天

上一页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