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向昨,而后晴,一往无前,终于远。

小茉莉请不要把我忘记

播放器里的音乐随机放到了这首儿歌,虽说是首儿歌,但我小时候并未听过。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路边野餐》这个电影里,听到男主陈升唱给他喜欢的理发店的老板娘,他说他就只会唱着一首歌。这个电影非常的冷门,故事讲述的方式模糊了时间,像是一个人的梦境一样,很多情感都是隐藏的,很多对话听起来就像是没有经过编剧精心设计的,平常的如同凡世中每一个日常琐碎的事情。电影我并没有完全的看懂,但是这首歌印象深刻,以及里面用方言念出来的诗句,极其的动人。

喝了几罐啤酒,微醺。抱着三号,拍了好多照片,好像每次喝酒的时候都喜欢拍照,有时候觉得喝酒之后的自己更接近真实的自我,现在睡觉即便很热,都一样要抱着三号,不然就没有安全感,以前喜欢抱着大脸猫,现在它成了枕边人,三号变成了怀中物。夜里醒来看到身边有东西在,心中会有一丝暖意和安宁。墙上的便签参差不齐,被风扇的风吹的微微晃动,有些被我撕下来了,有几张又新写了贴上去。心脏忽然快速跳了几下,很是胸闷,于是对着屏幕吐出一口长长的气息。黑色小台灯毫无保留的发光发热,记得这灯买了许久,那个时候1号还只是少年哥,他看到这灯随口说了句,他也需要买一盏台灯,也不知至今是否真的买了。其实我房间是有灯的,但不管是看书画画亦或是写字,都喜欢用台灯。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如果这灯可以调节亮度,我大概会把光调得很微弱。还有一个智能灯,1号送的,只不过这段时间都把它忽略了,假装看不见。

最近,很不好。整个人好像只剩了一副皮囊,终日恍恍惚惚,不知所措,大脑一片空白。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情,很复杂,不是单纯的痛苦也不是单纯的绝望,夹杂了太多的情绪,迅疾而强硬的侵蚀心房,最后留下一片荒无人烟的空白之地。我贫瘠的大脑中找不到适合的词语去描述。我想依靠睡觉,吃东西去缓解,去填满,可是却睡不着,也吃不下,半夜里吃东西,偶尔又会吐出来,于是我只能喝酒,填充胃,麻醉大脑。冰凉的酒精穿肠而过,并没有成功的解救,不过却让我放弃了与坏心情的抵抗,我不敢喝的太多,怕自己失去理智没法控制,去做一些幼稚的极端的事情。在确保自己是清醒的状态下任由所有情绪肆意的涌出,在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时,至少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

早在1号家里有事的那个时候,我就预料到这梦要醒了。是我心存侥幸,是我还有期待,是我不愿醒。所以选择性的忽略了隐隐不安的预感,仍旧天真的想着今后的种种,甚至差一点买了双人床,差一点买了相框,差一点配了钥匙……从开始到现在,尽管开心之后都会被难过反噬,可是幸福感的的确确真真实实的出现过,它让我觉得温暖觉得安宁觉得恬静。

虽然有预感,但是并没有准备过,祈祷他打破梦境的话迟一点再迟一点说。现在想想即使做了准备又如何呢,那种全世界都崩塌的无措和惶恐,哪是所谓的准备可以抗衡的。不过还是没有想到,会是在工作日,精神状态已经很崩溃了还要去应付客户应付同事真的很痛苦。我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那时一边抹眼泪一边接客户电话,还要一边找文件的心情,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仅凭着残存的意志。为什么不找一个没有其它事物干预的时间段呢,至少我不会那么狼狈,不用强忍着把眼泪憋回去,也更加做不到不管不顾的从办公室里一走了之陪他出去走走,那样子的精神和状态连呼吸都费力还怎么出去走。同时也庆幸在当时的状态下没有跟他面对面的说话,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做什么,如果伤害到他的话,我一定会很后悔。不记得当晚是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自己哀嚎了很久。

现在的心情比之前稍微好一点点,至少还在可控的范围内,只是每次见到1号还是会想要去拥抱他,安静的看着他,晚上睡觉前还是会习惯性的等消息。像一件被甩干的衣服卷缩在桶里,等着被人晾晒。我知道目前的状况是所谓的正确的,对彼此都好的样子,可是茫然不知所措还有那种复杂的伤痛的心情还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慢慢缓解吧。

想到他说因为他我不喜欢工作和生活,但并不是这样的。不喜欢工作是多数人的状态,为了生活必须要工作,不喜欢工作也能活得好好的,我只是和多数人一样而已。不喜欢生活,在很早以前遭遇过一些事情之后早就对生活没有什么特别美好的期待了。只不过因为年初的事情,再加上工作几年之后仍旧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惶恐不安,家里的压力,睡不好觉等等致使我的不耐烦和暴躁感变得非常的明显,或者说因为跟他变得更亲密了,所以不想对着他去掩饰什么,才让他看到了很多我的消极和悲观,极端和不安。其实这些与他并没有太多直接的联系,是因为他的温柔和宠溺让我在他面前恃宠而骄。

也在反思整个上半年糟糕的状态,我没法保证今后的日子里可以积极向上,但会尽量不让自己更糟糕。不想让1号担心,也不想影响到周围的其他人。我现在只想每天都能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希望他待在办公室的时间能久一点,希望自己每天都能早点睡着。

2017-07-09 /  标签 : 少年1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