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直到世界的尽头

星期五的早上

公司楼上不知道是在装修还是什么

钻头的声音非常响,听得人心里焦躁

昨晚约了人出去吃饭

因为之前种种事情的帮忙算是表以感谢

并不是很熟悉的人

所以中间总有短暂的沉默

但没有觉得很尴尬

有的聊就聊一会,没有想聊的话题就沉默的看向窗外发呆

对方很体贴的只让我付了酒钱


左侧腹部最近几天总是隐隐作痛

在想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可我真的很不喜欢医院啊

那种排队漫长等待又不一定能查出什么原因的感觉

很难受


 因为昨晚喝了蛮多酒,到现在头还是很痛

胃也有些不舒服

强打着精神,给团队的人解释完要做的东西的意思

回到座位上长久的发呆


还是会想他啊

还是会频繁的梦到他

只不过不像以前那样梦到的都是美好的画面

还是会试着打探他的消息

还是会对着曾经的聊天记录发呆

还是会

难过

他的状态越好,对我的伤害就越深

并不是不希望看到他越来越好

是那种,明白自己再也没法与他并肩

参与他的喜怒哀乐,分享他对世界的看法的失落、不甘和难过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与我无关”更让人绝望呢

我,对他而言究竟算什么呢

是意外还是错误

又或者什么都不是


尽管知道自己此后的人生都不会与他再有什么交集

但还是情不自禁的幻想一些再遇见的画面

再遇见我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情去面对他呢

再遇见……

如果,

还能,再相见……


此刻只想躺在被窝里

明天就能睡懒觉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