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向昨,而后晴,一往无前,终于远。

翻到了大学时候的天空
以前有同学问我干嘛总是拍天空,明明每天都一样,哪里都能见到
我自己说不清楚为何
但毋庸置疑的是天空每时每刻每分都不一样
举起手机的时候不一样
按下拍照的时候不一样
拍出照片的时候不一样

工作以后鲜少再看到大面积的天空
它总是被高高伫立的建筑物切割成小小的,零碎的一块块
要很用力的仰头才能看到那一小块通透之地

朝七晚十一
披星戴月
追着公交和地铁
在一米宽的小床上做梦

近来发呆的频率似乎有些偏高
也越发不讲究场合,不在意对象
哪怕是跟客户讲电话的时候
也会有间歇的神智恍惚
其实并没有想什么
也不想去想什么

有些事情有些人
如果我真的去想的太多太细致
恐怕每日都要备受煎熬,水深火热
所以不会刻意去想,不去自找没趣
哪怕我知道事实是怎样的
相信会比较幸福
开心就好

忽然想起一首词
“此去经年,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好困
要睡觉了

晚安,暗夜里的你

2017-02-18 /  标签 : 外太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