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我在等你

七月三十日,宜疼痛

昨日去拔智齿,这是拔掉的第三颗智齿

一夜没怎么睡,伤口大,缝了针,刚想睡,就会被分泌出来的口水呛到

确切说,是带着血的口水

辗转反侧,哼哼唧唧的想哭,痛不欲生,身上的汗一直没停过

感觉已经没了理智,差点就拨通了1号的电话,幸好没有拨

不然我一定会后悔深夜叨扰他,也不想让他困扰


因为这次拔的是横向长的,所以会麻烦很多

整个过程,我已不想再回想一次

尽管,打了麻醉,但是中途还是流了眼泪

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被口水呛到的

医生见状,停下了敲击的动作问道,难道麻醉还没有起作用,太疼了吗

我说没事,您继续敲吧

锤子在口腔里敲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工人往墙上钉钉的场景

终于拔出来...

午后雨

忽然下起了雨

在这个昏昏欲睡的下午

我努力的不让自己躺到床上

一旦睡了过去,这几天努力修复的睡眠又白费了

我毫无干劲的临摹着我不擅长也不喜欢的细腻写实的画

线条反反复复,像是长了刺,始终画不出原图那种光滑又层次分明的感觉


一声响雷让我心跳加速了一会

随后又开始犯困

下雨了,我反而把窗户开的更大

说不清楚为什么,我不喜欢关窗

可是雨下的太大,雨水进了房间,我的书湿了

不得不关上窗

关上那个与外界接触的通道

将自己置于沉闷的房间里

听着雨声,雷声,还有键盘的声音,风扇的声音

于是就更想睡觉了

我猜这一觉下去,醒来一定分不清白天黑夜

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做何事...

2017-06-11 /  标签 : 外太空  

小风扇啊嘎吱嘎吱地转

想说的不想说的
该说的不该说的
好听的不好听的
甜甜的
酸酸的
都和一杯红红的酒
在胃里一起发酵
顺着胸腔旋转旋转
到嘴巴里
化为一声
长长又浅浅的叹息

密闭大罐头

昨夜又做梦了,但可能是醒的太早,现在回想已经完全不记得梦里的状况是怎样的。

车厢里不知是谁的面包散发着甜腻的香味
这香味浓烈的让我觉得自己溺了水
坐在左边的男子的肩膀一直抵着我的肩膀
站在我面前的姑娘眼睛闭着,头发似乎是刚洗过还有些许的湿润,而干了的头发随着车里的风微微摇晃

耳机的降噪功能开到最大后,周围的声音变得很遥远
而我好像与周围并不在同一个空间里,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着他们在嘴巴张开又合上

一想到要上班
透不过气的感觉又来侵袭

早啊
毫无干劲的一天又开始了
耶~

2017-04-05 /  标签 : 外太空  

睡醒之后觉得精疲力尽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睡太晚还是因为做梦太累

或者两者皆有


我经常做梦但却极少有所谓的好梦

那些不好的梦不是身心受到伤害就是在逃亡

昨夜做了一个很累又很惊恐的梦

梦中我似乎是跟某个人一起在野外丛林中

突然间大水淹没的整个地面,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往山上爬

山崖陡峭几乎没有可以抓住攀爬的东西

水中有一只硕大无比的蟒蛇在底下盘旋

它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们,可是我很清楚不能让自己掉下去

于是只能咬紧牙关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

期间有几次抓住了一些不是很牢固的东西然后往下掉了几次

好可怕,与我同行的人一直看不清面貌,不知道是男是女

只知道他一直在旁边观望,没有帮...

天气好的莫名其妙,
然而,
肚子痛
……

2017-03-27 /  标签 : 外太空 1  

翻到了大学时候的天空
以前有同学问我干嘛总是拍天空,明明每天都一样,哪里都能见到
我自己说不清楚为何
但毋庸置疑的是天空每时每刻每分都不一样
举起手机的时候不一样
按下拍照的时候不一样
拍出照片的时候不一样

工作以后鲜少再看到大面积的天空
它总是被高高伫立的建筑物切割成小小的,零碎的一块块
要很用力的仰头才能看到那一小块通透之地

朝七晚十一
披星戴月
追着公交和地铁
在一米宽的小床上做梦

近来发呆的频率似乎有些偏高
也越发不讲究场合,不在意对象
哪怕是跟客户讲电话的时候
也会有间歇的神智恍惚
其实并没有想什么
也不想去想什么

有些事情有些人
如果我真的去想的太多太细致
恐怕每日都要备受煎熬,水深火热
所以不会刻意去想,不去自找没趣
哪怕我知道事实是怎样的
相信会比较幸福
开心就好

忽然想起一首词
“此去经年,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好困
要睡觉了

晚安,暗夜里的你

2017-02-18 /  标签 : 外太空  

{坚固亦可,脆弱亦然}

2013-09-17 /  标签 : 外太空

晴空万里

就要晒被子

2013-09-17 /  标签 : 外太空

下雨的时候

虽然腰会很痛

但,总会有不一样的风景

2013-09-17 /  标签 : 外太空 2

这是我的天空

你看得见吗

2013-09-17 /  标签 : 外太空

我看到的,你看不到

2013-09-17 /  标签 : 外太空